寻梦呼伦贝尔
发表时间:2018-12-05 11:34:36
7月13日 我带着女儿,登上南京开往哈尔滨的列车开始了我们人生第二次东北之行,第一次东北行是今年年初跟随冰雪户外的东升雪乡长线之旅,那次愉快的冰雪童话之旅重新点燃了我对旅行的兴致,也坚定了我再次跟随他们完成呼伦贝尔之行的愿望。 7月14日 火车一路北上。东北的白天真长啊,凌晨三点多天就亮了,我们四点半到达哈尔滨站太阳已经很高了。我到售票处取了之前俱乐部定好的哈尔滨到海拉尔的火车票。冰雪俱乐部的服务特别周到,知道我此行一个人独自带着女儿,还特别关照两个领队一路多加照顾,用宾至如归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在肯德基匆匆买了早餐,我们乘坐6路车直奔东站,早上8点,我们坐上了开往海拉尔的火车。在火车上我们时而对歌,时而欣赏沿途的风光,每当看到成群的牛羊,大片油菜花,女儿就会惊呼:“妈妈,妈妈,快来看啊!”对一个6岁孩子而言,一切都是那么美妙而新奇。 晚上8点天才开始暗下来,太阳慢慢落下去,夕阳的余辉映红了天边的云彩,在地平线上留下一大片鲜红透亮的晚霞,晚霞映照的云彩又如同层峦叠嶂的山脉。在我记忆中,只有童年才看过这么美的晚霞。 晚上9点15分火车到达海拉尔,同车的大姐带着我们出了车站,还帮我们打好车才放心地与我们道别,我真切地感受到北方人的热情好客。俱乐部早已帮我订好了宾馆,还嘱咐我们一定要去品尝宾馆旁老三骨头馆的美味菜肴,只是我们到得太晚,所有特色骨头几乎都卖光了,只剩下羊脖和羊前腿可以选择,尝了一下羊前腿,确实很香。 7月15日 早上5点多,无需闹铃,耳边的鸟语早已把我闹醒,鸟儿争相歌唱,我能从歌声中感受到它们是多么的快乐。8点,领队来接我们,我们准时出发,车上的同伴来自广东和青岛,这几天我们将同行。进入草原了,一路蓝天,碧草,牛羊,蒙古包,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蒙古包如同村落,隔一段会看到一个村落,每个村落总有一个特别大的蒙古包,询问领队才知道原来那是族长的居所,蒙古包的大小象征着在部族中的权力和地位。 第一站金帐汗,是成吉思汗起兵的地方;孩子们在莫日格勒河边戏水,马儿在河边饮水漫步,草原上的马高大英俊,在蒙族小伙子的驾驭下昂首挺胸,魅力十足。据说现在牧民都不是骑马放牧,望远镜、摩托车取代了原始的放牧方式,也有部族是养鹰来寻找丢失的牛羊,怪不得无尽的草原上马儿、牛儿、羊儿悠闲自得,很少看到有人看守,头牛、头羊和牧羊犬承担了日常的内部管理工作,草原也划片到户,每户面积都非常大,牧民在属于自己的那片草地上游牧。
金帐汗蒙古包室内装饰
金帐汗蒙古包顶部构造
蒙古族祭敖包许愿
与蒙古大叔合影
莫日格勒河
莫日格勒河边的骏马
现在正是草原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无边的草原被大片金色的油菜花装点得如同绿色和金黄色调配出的油画,又好似绿洲里的沙漠,草原上的谷场,一片一片,美不胜收。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在阳光的照耀下,在草原上留下了大片大片深绿色的“树荫”,我正奇怪,没有树哪来的树荫啊?哈哈,今天才知道原来云朵也是有影子的。
油菜花----草原上的谷场
孩子们在莫日格勒河边戏水
油菜花----绿洲里的沙漠
我们在额尔古纳吃了午餐,饭后直奔根河湿地。从观景台上望去,根河宛若一位羞涩的少女在草原上忽隐忽现、曲曲折折地蜿蜒至天际。根河在草原上流淌,白云在蓝天飘荡,我们在天地间行走......
出了根河湿地,车一路载我们来到白桦林。因为抗高寒的特性,白桦树成了草原上最多的树种,开始我以为树干是被白色涂料刷过,领队反问我:“你见过刷得这么高的树吗?”我顺势向上看,白色一直延伸至树梢,原来白桦树因为白色的树干而得名,摸一摸树皮,并不那么硬,含有湿气,手感有点像回潮的乳胶漆墙面。拨开一小片树皮,里面一层一层,像缠绕的生胶带,鄂温克人会用桦树皮做各种器具和交通工具,现在也有桦树皮雕刻成的精美工艺品。
晚上,来到恩河,我们住进了当地俄罗斯家庭旅馆,体验了一下俄式桑拿浴,一个桑拿房隔成两个区域,干湿分离,里面是淋浴区,用木炭烧的高炉上架着一口大锅用来烧水,还保留着传统的沐浴方式。天到晚上9点才黑,这里早晚温差很大,白天近30度,晚上只有15度,用的水是地下上千米以下的水,就是夏天水温比我们江南冬天还冷,冻得受不了。 7月16日 俄族人善良好客,早餐给我们准备了现挤的新鲜牛奶、面包和野生蓝莓酱。出发了,两小时后到达中俄边境室韦镇,友谊桥跨过额尔古纳河,以河中线为界,这边是中国,那边是俄罗斯,河的那边俄罗斯村庄清晰可见,成群的马儿在河边饮水,河的这边,第111号界碑庄严地树立在岸边。
额尔古纳河对岸的俄罗斯村庄
第111号界碑
进山了,漫山遍野色彩各异的野花,车停下驻足观赏一下,蝴蝶在花丛中飞舞,蜜蜂在花蕊上采蜜,我们在为它们留影。车在山道上颠簸,来到太平村,这是个原始村落,房子都是用松木和粘土建成,连屋顶都用木片搭建而成,围栏和院门也是木制的,一切都那么原始,似乎在刻意抗拒现代文明的入侵,据说这些屋子是上世纪50年代建的,但是从用料和建筑方式来看,好像比起古人没什么改进,这不禁让我想起杜甫的诗句:“柴门闻犬吠”,虽听不到犬吠,但那柴门似乎让我穿越时光隧道来到杜甫生活的那个年代。询问路边卖山菇的老人得知,这个村子以前有八十多户人家,这些年相继迁出,现在只剩下二十多户人家。我想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份原始才得以保留,没有被现代化的步伐侵蚀,让我有幸能感受到一个未变迁的世界。
在山峦环绕之中,有个酷似鹰嘴的石头伫立在河边山坡上,好像从天而降,因为这片草地看不到其他任何石块,那么这个鹰嘴从何而来,不由让我联想起它是否是天外来客?
7月17日 为了看挤奶牛,我们必须三点半起床,天已亮,我们跟着牧民翻过小山头,在一人高的杂草丛中穿梭,突然前方迎面冲过来两匹马,就听见前面有人尖叫着向后退,我迅速改变方向躲进了旁边的草丛,马从我们身旁飞奔而过,虚惊一场。下了山坡,女儿跑过来兴奋得说:“妈妈,你看彩虹!”我向远方看去,真的是彩虹,但为何只有斜着的一小段呢?牧民给奶牛清洁后开始挤奶,女儿对一切都很新奇。我走到前方给彩虹拍照,正打算回,发现另一个方向也出现一小段彩虹,我一下子明白了原因,带着女儿朝山头跑去。两截彩虹形成越来越长的弧形,在我们爬上山头前迅速对接成一个完整的半圆,因为彩虹形成的位置离我们非常近,所以特别大,以致于我的相机根本无法留下它的全影。在第一道彩虹外圈,又形成第二道彩虹,色彩的排列次序与第一道彩虹恰好相反,只是没有第一道那么亮丽清晰。后来才听人说这是“霓”,又叫“副虹”,很少出现,我们能看到相当幸运。 朝霞早已退去,太阳的光辉一点一点照亮了对面的山头和村庄,站在山坡上望去,一半是亮的,一半是阴的。朝着山坡下走去,女儿又兴奋地叫起来:“妈妈,看,这里有羊群!”我往下走看到一大群羊一边吃着草一边朝山坡上走,这个美景当然不能错过,迅速按下快门记下这美好的瞬间。天开始下雨了,我们赶紧下山向旅馆奔去,到了旅馆我继续钻进被窝,雨越来越大,我真的担心今天骑马穿越临江的行程会被迫取消,除了祈祷还是祈祷。雨下下停停,不知不觉又睡着了,一觉醒来,雨过天晴,太好了!
为了顺利应对今天全程十一公里骑马穿越临江的行程,我昨天和牧民要了一匹马提前热身,女儿比我上手还要快,这个在我预料之内,任何运动她学得都比我快。开始的时候她和我一样害怕,更不敢让马跑起来,为了让她克服恐惧心理,我拿出了惯用的法宝——利诱!我知道她心不大,其实就是一个冰激凌,这下她有了勇气和动力。马夫带她小跑一段后她的激情一下子被点燃,一发不可收拾,把马夫累得满头大汗。今天一早我单独为女儿定了一匹马,这样我们每人都可以骑一匹马。经过昨天的热身,今天上马自如很多,手握缰绳控制方向,很快就可以独自在林间小道上骑马步行,用腿夹紧马肚子用力向后蹬,马儿就小跑起来,女儿也可以独自骑马步行了,我们都学会了骑马!
骑马穿越临江
我的坐骑
我们沿着边境线向黑山头赶去,车转了三天竟然还在额尔古纳,内蒙古一个县级市真大啊!成群的牛羊处处可见,草原一望无际,只有大片的油菜花和麦田相伴,与蓝天白云在地平线上对接。我们一直沿着额尔古纳河行驶在中俄边境线上,眼前额尔古纳河突然形成了一个天然巨大的太极圈,真是巧夺天工,美妙绝伦!
黑山头曾经是一座古城,只是茫茫草原上没有留下什么遗迹,但这里草肥马壮。晚上俱乐部请大家吃了烤全羊,整大块的羊排和羊腿,在烤炉里纯手工碳烤而成,鲜嫩可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羊肉大餐。可惜今天天公不作美,没有看到黑山头最美的落日。晚上9点天才黑,燃起熊熊的篝火,大伙儿手拉手围成圈,绕着篝火载歌载舞。
7月18日 我们一早出发去拜访草原深处的游牧人家。远处大片大片的云朵密布如翻腾的云海,近处的云朵低得似乎就在我们头顶盘旋,在阳光的照耀下,山坡上,草原上,公路上,处处留下了他们的倩影。这片草原除了公路看不到人工雕琢的痕迹,车常常半路要停下来让着成群结队的牛羊,它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公路,也不认为汽车是危险品,这片广袤的土地是属于它们的家园,这里的人是如此和谐地和动物相处,与自然相通。走进草原腹地游牧民的蒙古包,喝着抄奶茶,品尝着现宰制成的手扒肉,体验着真实的牧民生活。
抄奶茶和现宰制成的手扒肉
离开游牧人家,我们来到呼伦湖,呼伦湖是内蒙最大的湖泊,也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湖泊,栈道一直从湖边修到湖中央,我们可以站在湖中央欣赏湖景,湖水波光粼粼,偶然几艘快艇疾驰而过打破湖面的寂静。可能是因为我就住在玄武湖畔,又欣赏过太湖的美丽,所以呼伦湖不像草原那样给我震撼的感觉。
我们向满洲里进发,最吸引我的是沿途硕大的三叶风车,在山坡顶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叶片随风转动,它们是用来风力发电的,这么多的风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又想起了牧民蒙古包边上闪闪发光的太阳能电池板和方形浴室顶上的大水袋,草原上的人非常善于利用自然界的能量。
来满洲里必看国门。“国门”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国家的大门,他的历史可要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早,目前我们用的是第五代国门。我们来到国门下面,正巧一列满载木材的火车从俄罗斯边境穿过国门驶入中国境内。国门旁第41号界碑旁伫立的战士犹如一尊雕像在酷暑下依然纹丝不动,维护着国家的形象和尊严,这里没有河分界,他站立的那块界碑代表中国领土,而他身后的土地已经是另一个国家的领土。登上国门远望,铁路虽然是一条,但左右两边意义却完全不同。离开国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列货车从中国境内穿越国门驶向俄罗斯。
俄罗斯火车穿越国门驶入中国
第41号界碑
国门外的俄罗斯
国门内的中国
呼伦贝尔行程的最后一站是孩子们喜欢的套娃广场,套娃是俄罗斯传统手工制品,广场上的建筑都用大小不一的套娃外形建造而成,中央树立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美丽套娃,广场上的商店甚至连垃圾桶也是套娃的外形。今天呼伦贝尔短线的同伴们结束了行程即将和我们分别,我们长线的同伴明天将奔赴阿尔山。
7月19日 我们赶往阿尔山,途径甘珠尔庙,这是一个有着两百多年历史的藏传佛教寺庙,我很惊讶草原上怎么会有这样一座琉璃瓦红墙风格的寺院,也很奇怪这里没有藏民,怎么会有藏传佛教寺庙,问了领队才知道原来蒙古人主要信仰的就是藏传佛教。
在新巴尔虎左旗简单吃了午餐,我们继续上路进入兴安盟阿尔山地区。五里泉就位于阿尔山市北部约五里的地方,故此得名,它有数百年历史,泉水来自地下两千米以下地层,常年保持在两到三度,含有丰富的矿物质和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我们拿了准备好的矿泉水瓶去接水直接饮用,好冰啊,好像冰箱里冻过似的。不过瘾,我又买了一个10升的壶装了一壶,这几天可以不用买矿泉水了! 7月20日 阿尔山曾经是一座喷发过的火山,现建成温泉地质森林公园,它位于大兴安岭,八十年代的一场大火在这里曾经燃烧了一个月,我还清晰地记得那时我在上小学,小英雄赖宁在那场大火中献出了生命,全国少先队都在宣传学习他的事迹。领队告诉我们,火山喷发口附近都会有温泉,火山喷发口会形成天池,我想起今年冬天去长白山看天池,皑皑白雪遮不住温泉的热气,不同的是长白山仍然是一座活火山,而阿尔山已经是一座死火山。阿尔山天池面积不大却很神奇,它久旱不涸,久雨不溢,始终保持在同一水位线上,池中无鱼,深不可测,曾经有人放入鱼苗,奇怪的是后来既没有看到鱼跃,也没有死鱼浮出水面。
下了山我们来到石塘林,石塘林真实地保留了火山喷发的遗迹。火山喷发的熔岩流动到哈拉哈河冷凝受阻,后面的岩浆继续向前流动,把冷凝后处于半固态的岩石碾碎变成岩块向前运动并不断受阻,黑褐色玄武岩裸露地表形成各种怪石嶙峋的大山熔岩景观,形成在时间距今1万年内,这样说明了当时火山喷发的大致年代。石塘林再现了植物生命艰难存续的全过程,它有着从低等级植物到高等级植物的所有阶段物种,是一座天然生态博物馆。地衣孢子经风传播在岩石上定居形成土壤——苔藓进入——蕨类定居——小灌木出现形成草丛,生长树木,孕育成林。
杜鹃湖给我的印象要比呼伦湖更深刻,这个北方的湖泊虽然不是非常大,但不失江南湖泊的秀美,可惜现在不是杜鹃花盛开的季节,我们没能看到姹紫嫣红映衬下的湖光山色,但即便是如此,蓝天,白云,碧草衬托下的杜鹃湖已然无法掩饰它的亮丽了。
杜鹃湖
阿尔山地区有两个天池,说明这里经历过两次火山喷发。站在山顶俯视,驼峰岭天池酷似一个巨大的左脚丫,它比阿尔山天池更大,更美,形成年代也更久远,形成时间距今约三十万年。山顶遍地是金黄色的野生黄花菜和五颜六色的野花,他们大部分很小很不起眼,但在微距镜头下个个缤纷亮丽,无论是色彩还是形态都不输给温室里的花朵,让你不敢相信那竟然是路边的野花。
7月21日 今天,我们即将结束行程返回海拉尔,一路依然是草原相伴,再看一眼辽阔的草原,再看一眼成群的牛羊,再看一眼奔跑的骏马,再看一眼茂密的白桦林......天开始转阴,云开始变暗,是否它也能理解我们不舍的心情?我们走了,带不走的是草原在我们记忆中永恒的美景和那段永远定格在草原上的美丽心情。
我在第一时间把心中的真实感受描述出来,可能是语言表达能力还不错,不过离作家的水平肯定还是相去甚远。美丽的景色总是给人美丽的情怀,希望未来有更多机会置身于这样的美景之中,相信我与冰雪户外还会有下一次交集,期待中......

回复游记

  • 常用表情
  • 人物心情
  • 旅行相关
  • 服饰运动
  • 食物节日
  • 动物植物
  • 工具及其他
上一篇:辽阔和静穆-呼伦贝尔纪行
下一篇:漫游草原

扫一扫添加微信专属客服